您现在的位置是 :网站首页 | 会员随笔和境外趣闻 | | 正文
 
阿倍仲麻吕在大唐——读《日本史》等著作
 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/1/25 阅读:96次 【字体:

作者:叶其增 

 

    中日之间在历史上虽有战争和不和,但总的说,友好交往是主流

    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记载,始皇帝曾派方士徐福(徐市)往东海求长生药。传说徐福率三千童男童女到日本,带去秦朝先进文明。日本各地有众多徐福传说及衣冠冢。而隋唐时期更是中日交流蜜月期。隋唐时期国力强盛,盛唐万邦来朝,盛况空前。日本先后派出十九批两万多人遣隋使遣唐使到长安学习,其中非常著名的一位叫阿倍仲麻吕。

     阿倍仲麻吕(698—770),生于奈良附近三笠山下的贵族家庭,自幼天资聪敏,勤奋好学。公元716年(唐开元4年,日本灵龟2年),日本派遣由557人组成的第九次遣唐船来中国。十九岁的仲麻吕被选拔为遣唐留学生。717年3月,阿部仲麻吕和吉备真备等人一起从难波(今日本大阪)出发,经半年艰险旅程,到达了大唐都城——长安。

    不久,阿倍仲麻吕入学国子监太学,学习礼记、周礼、礼仪、诗经、左传等经典。他聪敏勤备,成绩优异,毕业后考中进士。为了继续深造,他决心留在长安而暂不回国。仲麻吕的才华很快得到朝廷的赏识。唐朝风气开放,诸多外国人就职于中央政府中枢机构。阿部仲麻吕被任命为门下省左补阙,左拾遗(从七品上),负责给皇帝提谏言。唐玄宗十分欣赏他的才气,赐给阿部仲麻吕一个中国名字-----晁衡。

    晁衡学识渊博,性格豪爽,是一位天才诗人。他和李白,王维,储光羲等名士交往密切,结为友好,常常相互唱和,交流欣赏。晁衡在唐54年,供职于玄宗,肃宗,代宗三代皇帝。在朝廷供职期间也时常想念故乡奈良,想念自己的亲人,曾留下著名的《望乡诗》:
     望乡 阿倍仲麻吕
 

    翘首望长天,

    神驰奈良边;

    三笠山顶上,

    想又皎月圆。
 

    (日文版)

     阿倍仲麻吕

     天の原  

     ふりさけ見れば、

     春日なる三笠の山に、

     い出し月かも。
 

      唐开元21年(733年,入唐16年后),仲麻吕曾以双亲年迈为由请求归国。玄宗不舍得他离开而挽留,回国计划未能实现。天宝十一年末(752年,入唐35年后),以藤原清河为首的日本第十一次遣唐使到达长安。其副使吉备真备是和仲麻吕同时入唐留学的好友,久别重逢,自然不胜感慨,于是阿部仲麻吕又动归乡之念。此时仲麻吕入唐三十五年,已是五十四岁老人。玄宗念他仕唐几十年,功勋卓著,家有年迈高堂,便割爱允求,任命他为唐朝回聘日本使节。

      他归国前夕,当朝右丞相(相当副宰相)王维特地为他写了送行诗《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》,如下:
 

      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王维

     积水不可极,安知沧海东。 

     九州何处远,万里若长空。 

     向国惟看日,归帆但信风。 

     鳌身映天黑,鱼眼射波红。 

     乡树扶桑外,主人孤岛中。 

     别离方异域,音信若为通。
 

      天宝12年(753年),阿倍仲麻吕和鉴真和尚,藤原清河,吉备真备等分乘4条大船,从苏州的黄泗浦港出发。出长江口后,突遇狂风,一船沉没。鉴真的船历经风险终于到达日本九州,而阿倍仲麻吕的船向南方飘去,人船两失。消息传到朝廷,长安城为之悲痛不已,朝廷和百姓都为失去一位才华横溢的日裔士人而哭泣。李白挥泪写下了《哭晁卿衡》的著名诗篇:

       《哭晁卿衡》

           李白

     日本晁卿辞帝都,

     征帆一片绕蓬壶。

     明月不归沉碧海,

     白云愁色满苍梧。
 

      李白把阿倍仲麻吕比作洁白如碧的明月,把他的死,比作明月沉碧海。诗中感情充沛,  深刻表达了两人的诚挚友谊。

      三年后,阿倍仲麻吕又出现在长安。朝廷大喜,隆重欢迎仲麻吕回归。原来,他们在归国途中遇到了风暴,船舶触礁,,与其他船只失掉联系,最后飘到越南。登陆后,又遭灾祸,全船一百七十余人,绝大多数惨遭当地土人杀害,幸存者只有仲麻吕和藤原清河等十余人。公元755年(天宝14年)6月,他们历尽艰险,再归长安。玄宗再也不舍放他回去,命他终身服务大唐。

      安史之乱发生后,六十一岁的晁衡,被唐肃宗任命为安南节度使,镇守越南。770年73岁时,在长安逝世,此时入唐已经54年。唐代宗为了表彰仲麻吕的功绩,追授从二品大都督官衔。

      为纪念阿部仲麻吕,中日两国分别于1978,1979年在奈良和西安建立了“阿倍仲麻吕纪念碑”。西安阿倍仲麻吕纪念碑座落在兴庆公园内。兴庆公园是唐玄宗兴庆宫的故址,也是仲麻吕仕唐期间经常出入之地。碑上镌刻着仲麻吕的生平业绩以及他的《望乡》和李白的《哭晁卿衡》两首著名诗篇,供人瞻仰怀念。

      阿倍仲麻吕在大唐的故事是中日友好交流的生动一页。中日一衣带水,和则两利,仇则俱伤。唐朝时期中日友好相处的那一页值得我们常常翻阅。

      据说,阿倍仲麻吕和安倍晋三世出同一宗族,出自孝元天皇一系(相当于我们秦汉之交)。确切与否另当别论。若果真如此,我们要请安倍晋三先生,好好缅怀尔家先祖为世为业之道,继承并光大先祖的中日友好事业,为当代亚洲和平和世界和平做贡献。
 

注:

1,阿倍仲麻吕的汉诗收录于《全唐诗》。

2,阿倍,安倍,阿部,安部是同一姓氏,在日语中发音相同,可以互相替代。

 

其增 丁酉春日于自宅六空斋

2017,4,7

盛唐时期长安城(复原图)。

阿倍仲麻吕《望乡诗》碑。

王维诗《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》书法。

李白诗《哭晁卿衡》书法

西安阿倍仲麻吕纪念碑。


 

阿倍仲麻吕纪念碑局部。
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
 

 
版权所有:苏州市外事学会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苏ICP备案17045267号  联系电话:0512—67956692
网站维护:苏州市外事学会    电子信箱:wsxh@wb.suzhou.gov.cn    地址:五卅路148号10号楼2楼